🌙IZAYOI

(´-ω-`)

静临虐我千百遍,我待静临如初恋。

沉迷于被被无法自拔

卡米亚痴汉

社交障碍严重

【静临】微服私访中的小事

  

  国王侍卫静x国王临

  短,一发完

  设定诡异,lo主不知道什么是世界观

  ↑↑↑设定如上

  军训之前来一发

  渣,逻辑死,慎入慎入慎入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啊啊啊,麻烦啊!!为什么我要陪着你这家伙做这样的事不可。”

  “小静是我的侍卫吧,我可有付工资哦。”

  “你是个国王就不能乖乖地留着处理国家事务吗!!”

  折原临也看着平和岛静雄皮笑肉不笑的在前台接待客人,把人一个一个迎进去。“这也是国家事务之一啊,多么重要的体察民情的方式。但小静是单细胞所以不懂呢,没关系,我是个好国王,不会因为你笨而辞掉你的。”临也说完一脸‘我真是个好人啊’的点点头。

  平和岛静雄忍住想要把他往死里揍得冲动,走出迎进来新的客人。

  “哎呀,这位老爷,欢迎欢迎,想要叫怎样的小姐陪您呢?”平和岛静雄干巴巴的念出折原临也要他背下的台词,把客人往店里带。

  折原临也看着平和岛静雄想努力笑出谄媚的样子,却因嘴角抽搐,变得很有趣的样子,捧腹在他的独间大笑起来。

  虽然在外面嘈杂的环境下这个笑声很轻微,但一直关注着折原临也的平和岛静雄当然没有错过。抬起头就看到在那个一般人不会关注的角落,臭跳蚤笑的前仰后翻的样子。他忍住黑脸,努力微笑把客人迎进去,殊不知那客人被他那诡异的微笑弄得很想夺门而逃。

  客人:妈妈,这人好恐怖,我想回去,但我觉得我要出去了会被打/(ㄒoㄒ)/~~

  “这位老爷,你想要哪种类型的小姐陪您呢?”平和岛静雄努力平静,再问了一遍刚才就被这个云游的客人无视的问题,真是的,好想回去。

  “啊,哦,那就、那就这里头牌吧!”他忍住对面前这个人的恐惧,努力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。

  平和岛静雄却因为他这个回答,脸更黑了。那个死跳蚤,就会给他找事。

  “对不起,这位客人,要见我们的头牌是有条件的。”

  那人听到条件两字,顿时底气足了起来。说起来,这人也是国内一个富商的儿子。作为一个流弊的富二代,平时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却在这里屡次碰壁。这里的姑娘类型繁多,但是却拥有绝对的自主权,她们不想做的事情是绝对能被强迫的,如有违反的客人,就会被老板娘叫来的人有好的‘请出去’,就算是有这样的规定,但客人们都会因为这里姑娘的质量甚高而欣然前来,美女,就算是看看一起吃吃饭也是好的。而这里最神秘的就是这里的头牌了,见到的人少不说,而且见到的人都不愿意对外人说。这个富二代什么样的妞没见过,一直就想见一见这个神秘的头牌,好不容易打听清楚见头牌所要的条件,废了好大得劲才满足了这些条件,就为了见这个头牌一面。

  这个富二代终于表现出一个上流社会人士该有的底气,拍拍手,就看他身后的像小厮一样的两个人抬进来一个箱子,“这些就是了。”

  平和岛静雄黑着脸,指了指后面的房间,”那这位客人请到这边来,我们检验一下。“这下,他话说的很流畅了,却带着莫名的杀气,让这个富二代一阵恶寒。

  毫无疑问,这里的头牌就是折原临也。说为什么他一个国王要在这里做一个头牌,那就是他的兴趣了。

  “啧,”平和岛静雄收下那箱东西,“请客人在这里稍稍等待一下,我进去通告一下。”

  

  “你知道了吧。”

  “那当然,这个房间可是最隐蔽但视角也最广泛的房间了。没看我都已经开始准备了吗。”折原临也不以为意的笑笑,在这家店常驻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这一刻啊。这些人再进来的那一刻表情真的十分有趣,跟他们聊天更是开心啊。想想就开心,人类怎么能这么有趣呢。想着折原临也继续换衣服。

  平和岛静雄看着折原临也换衣服的样子,心里一阵烦躁,使劲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切了一声,走出去。

  

  “这位客人,可以进去了。”

  “哦哦,好!”富二代捂着小鹿乱撞的心,兴奋的走向那个房间。

  平和岛静雄看着眼前这个因为能见到头牌而胡乱兴奋的富二代,想了想之前的那些人的反应和后果,恶劣的在心里替他烧柱香。虽然他很讨厌那死跳蚤,但同样不喜欢这些人,他想。

  

  “这、这,这不是男人吗?!”

  “这种事情一看就知道了吧。”折原临也享受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吃惊的反应,每个人的反应虽然都可以统称为吃惊,但都各不相同呢,这就是他不能放弃来这家店的原因啊。真是太有趣了。特别是来这家店的人,忠于自己的欲望的人总是很坦率的可爱啊。

  这个富二代的少爷,惊讶之余,仔细的观察起眼前这个男人。长得很清秀,比一般男人要好看,脸上那个玩味的看着自己的表情也好好看啊。黑色丝滑的衣料随着那人的动作滑到手肘处,露出半截手臂的样子也好性感。富二代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又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。

  折原临也看着眼前这个人的反应和毫不掩饰的眼神,当然明白富二代所想,玩味的想要继续玩下去。

  “那个,那个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以前不是没有过像这个人一样,看到自己以后依旧产生欲望的人,还有直接冲过来抓自己的。但是这一类人看似很恐怖却也很好对付。之前那个不就在没踏进这里一步嘛,真是,自己明明挺喜欢他的。

  富二代看着折原临也突然害羞起来,结结巴巴的开口:“那个,我叫卡布,请和我做朋友。”紧张的弯下腰,僵直的向临也伸出手。

  看着这个人意料之外的反应,临也很开心。‘啊,果然人类赛高,有无限的可能性,所以我爱人类啊。’

  更加期待这个人带来的惊喜,临也很随意的回了一句,“好啊。”

  “那、那请和我共进晚餐。”得到应予之后,卡布有点兴奋又有点小紧张,“我在外面定了包间,我们去那里吧。”

  

  平和岛静雄好不容易等到房门开,却看到,临也和那个富二代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,貌似还要出去。那个富二代一脸小姑娘恋爱害羞的表情,偷偷瞄一下临也动作,看的平和岛静雄一阵烦躁。走过去拦住那两个人。

  “这位客人,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明明是问句,听起来却像是威胁一样。

  富二代被吓到了,回头看了一眼折原临也,顿时底气足了点,开口道:“我们要去吃饭,和甘乐一起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平和岛静雄顿了顿,觉得自己语气太冲了,姑且这还是客人,努力平缓的说道,“我们头牌是不能出去的,抱歉了,这位客人。”头偏了偏,对着后面叫了一声,“送客。”就把折原临也送回房间。

  

  “死跳蚤,你就别给我出去惹事了。”

  “好戏就要开始的说,小静最讨厌了。”

  “我这是在帮那个人。”

  “哼,下次就让小静去当牛郎好了。怪物牛郎,挺好的设定吧。”

  平和岛静雄若无其事的把手中的托盘朝折原临也砸过去,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,“抱歉,手滑。”

  折原临也躲过托盘,看着平和岛静雄走出去,“小静真是不坦率啊,明明是个怪物,却又在很奇妙的地方很像人类,所以说小静什么的最讨厌了。”

  
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想写小静当牛郎的故事,谁知道下笔之后故事就不受控制朝着一个诡异的地方去了




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评论(8)
热度(44)

© 🌙IZAYOI | Powered by LOFTER